石青鱿鱼

新世纪薰嗣only
凹凸世界金中心
弹丸论破日向右
小篮球all黑
+R+。神座受天雷

【all金】关于我许久未见的竹马突然加上了天降属性这件事

※all金
※fgo paro
※第二章,第一章与设定走评论区

“我……我真的没有找回我的姐姐吗?格瑞,我真的,真的……”金将手中的布条攥得更紧了,过大的打击让少年的头脑一片混乱,张口却不知如何回复友人。

毕竟只是心智尚未成熟的少年,虽然父母不在,但该有的爱长姐却未缺少半分。

提前知道的来自个人的bad end什么的,金感觉水汽又一次在眼眶中聚集ーー明明答应过姐姐自己要做个男子汉,姐姐失踪后,自己更要坚强,理所应当会满足自己要求不在这里,在众人面前哭泣像极了在利用他人的同情心,但是、但是……

“你没有姐姐。”银发英灵再次开口,补全了刚刚的话语

“嗯?”少年刚刚恢复一点思考能力的大脑又一次宕机,呆呆的看着比自己高上许多的英灵,这一次,金连说出句子的余裕都没有了

“你没有姐姐,至少你母亲只有你一个孩子,”银发英灵皱起了眉头,看向金:“你哪里来的姐姐要找?”

“不是、不是、格瑞!你忘了吗?你和我还有我姐姐一直住在一起,我们住的那个小区不仅名字很怪,还很容易走错路,以前我生病的时候老师来我们家家访还迷路了整整两个小时,最后是留在我们家里吃晚饭的!格瑞!是不是你在时钟塔的时间太久,不记得姐姐给忘了啊,我们明明、明明和姐姐一起……!”

登格鲁,姐姐,陌生的名词从熟悉的口中说出,英灵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但还未等到英灵开口询问少年,就有人先一步开口了ーー

“哟,我说金你今天怎么在这儿待了这么久,原来是来了位大高手啊!grey,这可真是好久不见了呢。”坐在自己宝具上的少女眯起眼睛,咬着糖果,用手指漫不经心地梳理着自己微微凌乱的黑色长发

而被少女挂在宝具上一起带来的的紫发少年已经在狂风中发型排列成一个非常有气势的样子了

“紫堂!凯莉!你们从外面回来啦!”金开心跑到了两人面前,给了凯莉和紫堂两人分别一个拥抱来表示欢迎。

凯莉用手指梳头的动作突然加快了。

而紫堂则发誓他看见丹尼尔那张万年微笑的圣父脸黑了至少有两秒

于是紫堂又拍了拍金的后背才结束了这个重逢的拥抱,开口问到:“金,你没事吧,我和凯莉刚刚在走廊上听到你在……”

“没事没事!完全没问题!都是误会,误会!”金连忙捂住紫堂的嘴,妄图给自己保留最后一点面子。

“那就好…”

“对了!紫堂,凯莉,这是格瑞!我发小,我最最最好的朋友格瑞!”金向着格瑞大幅度的挥舞双手,好像在台下吸引偶像注意的粉丝一样

凯莉一边的嘴角扯得更高了,把口中的糖果从左边换到了右边,眼睛里满是戏谑,开口道:“哦?你发小?呵,金,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能到神话时代去交朋友了啊?还是和这位大高手交朋友啊?”

“神话时代?你在说什么啊凯莉,我和是格瑞从小一起长……”金看着凯莉,眼睛里满是不解

“金,‘祂’可不是人类,至少不完全是……应该混血,金,你的朋友格瑞应该也和你一样是人类吧?”紫堂下意识的把金往身后藏了一点,对于实力强大的神话时代英灵,半从者少年总是小心对待ーー被自己召唤出的英灵所杀掉的御主在档案上可不止一个,紫堂不得不为了金的安全小心对待

“可是格瑞他……”少年想反驳什么,但回过头仔细思考自己和“格瑞”的见面过程,异样感便从四面八方涌出,好友总是寡言少语,自己在相处中早就习惯了一头热,些许的违和感也在重逢的巨大喜悦之下被掩盖……

少年又一次攥紧了裤子上的橙色长条,准备走向银发英灵的步子也收了回去:“格瑞,你还记的吗?夏天的时候我还带着姐姐冬天给我们的半指棉手套,捂出了痱子,最后你在手套上加了魔术,我一整年都没有把那个手套摘下来。”

英灵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金,你是公主的独子,即使算上整个喜层,你也只有兄长……你到底……”在说什么

金有些着急的打断英灵的话语,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格瑞,我们和姐姐一直住在登格鲁,对吗?对吧?是这样没错吧?”金努力扯出笑容,尾音却止不住颤抖,少年甚至死死的盯着“格瑞”,异想天开的希望从银发英灵的一脸疑惑的脸上找出开玩笑或说谎的痕迹

凯莉看着小御主,最后还是开口,将最大责任人扯下了水:“我说丹尼尔,紫堂看不出来也就算了,连你也看不出来么?你果然已经老眼昏花了……还是说,你看着我们的小御主在这里继续犯傻你今晚能多批几份文件啊?你看清楚一点,这位到底是不是金的发小,嗯?裁判长大人?”

“丹尼尔大人。”金开口叫着银发的裁定者

“金。”

“丹尼尔大人,他是格瑞,没错吧?”金看向叫着自己名字的裁定者,需求着确认

“……这次是我的疏忽,”裁定者并没有给出少年想要的答案,“这位英灵的名字毫无疑问叫作“grey”,但我想,他应该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格瑞”。”丹尼尔叹了口气,说道:“他应该是神话时代那位颇负盛名的剑士,号称‘所见皆可斩’的那位剑士。”

“可是他,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这也是神代的魔法么?还是说魔眼?权能?”金的声音里浸满了苦涩,问出的问题像极了在岸上扑腾的鱼儿。

“他所称呼的‘金’的应该是喜层的‘光之子ーーking’。也许,金你和那位‘king’在魔力波动上十分相似。grey大人,您应该也发现了,我们这位小御主,不是那位‘king’”丹尼尔的声音一如既往,温和又平静。

如此一来,所有事情都变得合理了。

原来如此么……的确是那家伙会做的事,gray看着金,转眼便把事情猜得七七八八,如果是这样的话,魔力波动、脸和魔术回路相似便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为什么连气息也……如果自己被召唤到这里的话,那那孩子也在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这样吗?原来不是格瑞啊,哈哈,也是啊,怎么可能呢,是我想得太多了,搞出这么大一个乌龙,我可真是太蠢了……”金苦笑着挠头,感觉鼻子酸酸的,话语里带着掩盖不住的鼻音

“不,master,也许我的确能算得上是你口中的‘格瑞’”银发英灵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是凭依从者,所凭依的人类是一位魔术师少年,凭依的时候他曾拜托我照顾一个叫金的少年,说照顾着少年的‘秋’失踪了,他很担心那个少年。”

“秋!真的是格瑞…!他果然……!”少年刚刚开心起来,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等等,grey,格瑞作为你的凭依被附身了,你在这里,那格瑞呢?他去哪里了?!”

“他在他的体内沉睡着,在这具身体的意识里侧,当我返回英灵座的时候他也会回到原本的地方。”grey看着尚且年幼的御主,做出了建议:“我和你认识的那个格瑞的灵魂波长很相似,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成他。”

“哼,gray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趣,助人为乐这方面倒是跟你的神官养父学了个十足,不过你养父帮助他人是给予,而你嘛,不过是施舍罢了。而本王的契约者可不需要你那高高在上的施舍。”高傲的王者对着grey出言嘲讽

“Godrose?你和凯莉怎么都学着伊莱恩一样在别人说话的时候突然出现又突然插嘴啊……”少年嘟囔着刚刚走进召唤室的神王

“笑话!本王怎么可能会模仿那种除了战斗一无是处的家伙,我看你这个渣渣脑子是生锈了,在我想把你那装饰性的脑袋砍掉之前让它在我面前消失,然后停止运转,懂?”godrose利用身高优势斜视着御主,像赶走苍蝇一样对金挥了挥手

“可是现在离我平时睡午觉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而且我还想带着gray去参观一下迦勒底……”

神王听到这句话,眉头简直是拧成了一团:“你带着他去参观?哪次不是紫堂带着你走回来?待会直接让紫堂带着他就行了,快滚,别在这里碍眼。”

“好啦,金,你就别担心了,”紫堂带着自己一贯的苦笑安慰着金“神王大人和grey认识,就先让他们好好叙个旧,你先去睡会,待会我带grey熟悉迦勒底,怎么样?”

“可是……”他们看起来关系不太好的样子诶?

“好了,国中生现在该好好去睡午觉了。”丹尼尔走到你打身边,摸摸金的头,然后ーー

“哇啊!丹尼尔你干什么啦,快放我下来,我有120斤很重的,你被抱着我走不动的,绝对走不动的!!”金在裁判长的手臂上大叫,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嗯,到了你房间我就放你下去。”丹尼尔说着掂了掂坐在手臂上的金

嗯,这下除了紫堂和凯莉,连带着神王大人的脸也黑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godrose是嘉德罗斯
※gray的背景设定参考了初设
※金的家是家族的魔术工坊,设立有让普通人无法接近的结界
※格瑞知道秋失踪了,所以他更要留在时钟塔
※日本的学生中午一般不睡觉
※金宝真的有120斤

评论(5)

热度(84)